寄口罩到香港 » 國內新聞

老人去世22個月 信息為何又被錄入養老服務系統?

“這位老人都去世了一年多了,為何又重新發放高齡津貼?”拿到大數據平台的比對結果,武漢市礄口區紀委監委第一紀檢監察室主任程煜眉頭緊鎖。今年上半年,礄口區紀委監委運用“武漢市惠民政策大數據應用平台”開展監督檢查時,一條反映該區寶豐街某社區專幹付某違規發放高齡津貼2700元的問題線索被揪了出來。

據瞭解,該社區高齡老人黃某於2008年開始享受每月100元的高齡津貼,2016年2月黃某去世,高齡津貼隨即取消。然而,蹊蹺的事情發生了。2017年12月,也就是停發高齡津貼的22個月後,黃某的信息又再一次被錄入了武漢養老服務系統,重新發放起了高齡津貼,直至2020年3月大數據核查比對發現後才停止,共違規發放27個月2700元的高齡津貼。

問題出在哪裏?是數據錄入疏忽,還是有人虛報冒領?有着多年辦案經驗的程煜決定先找這位分管老年工作的社區專幹付某談一談。“高齡老人津貼辦理髮放程序是怎麼樣的?”一見面,程煜就先從業務辦理流程入手,側面瞭解情況。“高齡津貼每季度集中發放一次,人員增減一般是由我核實後再彙總錄入武漢養老服務系統。”面對詢問,付某十分鎮定。“會不會出現高齡老人死亡以後還在領取津貼的情況?”程煜繼續問道。“一般情況下,都是入户去核查,但是期間換過一次系統,也許存在這樣的問題。”説到這裏,付某的眼神有些閃躲。“那黃某家最近一次是什麼時候去的?”程煜緊追不捨。“這個,前段時間應該去過吧,確實記不清了……”説到這裏,程煜與另一名調查人員交換了下眼神,也不再兜圈子了,直截了當地問:“黃某其實已經死亡,為何又重新將其錄入系統?這麼長的時間,難道都沒有核準實情?”

此時,付某終於不再鎮定,隨即坦白了原委:“2017年正值全市高齡津貼從現金髮放轉變為銀行打款的過渡時期,我又是那一年剛接手這項工作的,信息錄入和登記工作也存在着不少困難。而且,平時總是黃某的老公來社區辦事,我就想當然地以為她也在世,沒有想到……是我工作疏忽了。”根據《武漢市高齡津貼發放管理暫行規定》第十五條規定:社區(村)網格員每季度需核對未辦理武漢市社保手續的老人情況。如果三個月都無法聯繫上享受高齡津貼的老人,信息系統又未提供死亡數據的,可暫停發放高齡津貼,待取得聯繫後核准實情,補發其高齡津貼。

很顯然,付某未認真履行復核職責。經調查組進一步調查核實,付某因責任心不強,工作流於形式,造成該社區2018年至2020年期間違規發放4人高齡津貼共計7400元,最終,該社區專幹付某和街道公共服務辦公室主任張某受到誡勉談話處理,社區書記朱某受到黨內警告處分。“辦事憑想象,工作靠感覺,這種漂浮的形式主義作風要不得!”調查組針對此案表示。該區紀委監委及時向存在問題的相關街道下發紀檢監察建議書,督促其對高齡津貼發放問題根源進行分析研判,推動資金使用、幹部作風等重點領域問題標本兼治,嚴格落實主體責任。以案為鑑,查漏補缺。該區紀委監委督促區民政局、財政局等相關職能部門切實開展全區惠民政策類資金核查專項整治工作,推動惠民政策落實到位、民生資金精準發放。截至目前,該區已對不符合低保、殘疾人“兩補”、復員軍人補助等相關政策的8名人員進行清退停發,追回各類惠民資金27021元。(通訊員 馬廣澤)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