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口罩到香港 » 即時看

在合肥街頭一輛寶馬車內刺死姐夫 男子出庭受審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圖片,版權均屬新安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註明 “來源:新安晚報或寄口罩到香港”,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寄口罩到香港 大皖客户端訊 2019年10月6日,在合肥街頭,一輛黑色寶馬車內,發生了一起慘劇。因經濟糾紛,一男子持刀刺死另一男子,而讓人驚愕惋惜的是,兩人竟系連襟關係。2020年12月1日上午,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被告人李華(化名)出庭受審,被檢方指控犯故意殺人罪。在庭上,李華也稱自己十分後悔,對被害人家屬真誠的説對不起,並願意承擔法律責任,認罪悔罪。

連襟合夥開店,關門後引發經濟糾紛

李華,是河南人,今年30歲。來合肥開煲仔飯店之初,他一直在上海從事餐飲行業。而悲劇的起源,也是因為那家已經關門的煲仔飯店。

2017年十一國慶節期間,陳明(化名)和李華一起在合肥政務區開了一家煲仔飯店,李華與妻子一同在店裏上班,店內日常經營也由李華打理。但據證人證言顯示,飯店的生意一直不怎麼好,李華也沒有分到什麼錢。

2018年7月,飯店徹底關門歇業了。李華認為,自己並不是入夥投資飯店,只是給陳明打工。“當時説好的,他出錢,我出力。”因此,李華要求陳明歸還此前開飯店時的借款及拖欠的工資,合計8萬元。不過,陳明則認為,飯店是二人合夥經營,虧損也應共同承擔,一直未支付這筆錢。

矛盾,就這樣在兩人之間產生了。

李華曾上門尋陳明算賬,並揚言“要搞死陳明家人。”

合肥街頭行兇,寶馬車內刺死姐夫

2019年10月6日,李華再次來尋找陳明要錢。

根據檢方指控的事實可以看到,當天中午,李華騎着電動車尾隨陳明到達合肥市蜀山區望江西路一小區南門,陳明在該小區南門東側停放的黑色寶馬轎車旁短暫停留後離開。李華尾隨陳明離開,後於13時,李華又回到該小區南門西側繼續蹲守。“我想跟蹤他的,但是跟丟了,他沒發現我,我猜他肯定還會再回來。”李華供述時表示返回小區南門的原因。

果然,14:05分,陳明又回到該小區南門東側,駕駛黑色寶馬轎車準備離開,李華見狀,走至駕駛座旁找陳明要錢,雙方發生爭吵。

李華供述稱,當時,他看到陳明的車窗是放下來的,他用兩根手指夾出了口袋中的彈簧刀,藏在身後,來到車前,透過車窗,向陳明要錢。陳明反問他,“我欠你什麼錢,我自己也虧了十幾萬,當初,是讓你入股,不是借你的錢。”

李華辯稱,“虧了是你活該,你把我的錢還給我。”兩人為此爭辯了幾句。

李華還供述稱,當時,他看着陳明的寶馬車問他,“寶馬車好開嗎?”陳明回“好開啊。”李華繼續道,“你不還錢會死,你可知道?”陳明説,“來啊!我怕你啊。”

聽完這話,李華稱自己開始情緒失控,失去理智,他舉起彈簧刀,就直接扎進了陳明脖子下邊。“準備直接封喉的。”李華供述當時的想法,“刺他的時候,他説‘我還你錢’,但我説,‘已經晚了’。”

檢方指控,李華朝陳明的頸部、胸部、腹部、面部等部位共刺了20餘刀,致陳明當場死亡。

見陳明不行了,李華掏出手機,給妻子撥打電話,準備告訴她,“我報仇了。”但是妻子的電話沒有打通,隨後,李華又緊接着撥打了110報警,稱自己殺人了。

警方隨即趕到現場,將李華控制了起來。

 庭上表示後悔,願意認罪悔罪

經鑑定,被害人陳明符合鋭器刺切胸腹部致左肺破裂,降結腸斷裂導致大出血死亡。

在庭審時,李華面對檢方指控表示屬實,但仍強調自己與陳明並不是合夥關係,是受聘於陳明,並稱自己沒有殺害陳明的想法,只是因為一直討要不到工資和欠款,想嚇唬嚇唬他。

被告人辯護人對指控的罪名及事實認可,但提出李華有自首的情節。

原告代理人則認為,李華是屬於有預謀有準備的故意殺人,手段極其兇殘、惡劣,社會危害性極大,主觀惡性極深,應當從重處罰,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在最後陳述時,李華表示自己十分後悔,還對被害人家屬説“對不起”,並願意承擔法律責任,認罪悔罪,請求法庭從寬處理,給予重新做人、改過自新的機會。

該案將擇期宣判。

新安晚報 寄口罩到香港 大皖客户端記者 朱慶玲


返回頂部